PP电子官网

已经工作的前辈们提请我们

2021-01-26 09:57    作者:PP电子官网

  全科医学的概念为,一个面向个人、社区与家庭,整合临床医学、预防医学、康复医学以及人文社会学科相关内容于一体的综合性临床二级专业学科;区域范围涵盖了各种年龄,性别,各个器官系统以及各类健康问题和疾病。其主旨是强调以人为中心,以家庭为单位,以整体健康的维护与促进为方向的长期负责式照顾。并将个体与群体健康,照顾房和智有机地融为一体。

  全科医学,又称家庭医学,它指导着全科医生的全科医疗实践;而全科医生,是身兼医生,教育者,咨询者,健康监护人,卫生服务协调者,居民健康“守门人”等多种角色的综合程度较高的医学人才,主要在基层承担预防保健、常见病多发诊疗和转诊、病人康复和慢性病管理、健康管理等一体化服务。

  简单来讲,全科医生为服务基层的综合型医学人才,那么确保全科医生是否合格的关键,便是是否有系统理论的全科医学作为保障。

  二战后,专科医学逐渐当道;全科医学的前身——通科医生,作为只通不专的典型代表,遭遇大众的摒弃。但是目前,随着各国老龄化程度的加深,以及主流疾病由传染病转为慢性的非传染性疾病,加之医学模式由传统的生物模式到如今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建立,以及政府的医疗费用快速上涨,使得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专科医疗所带来的局限性。在此背景下,现代全科医学正迅速崛起。

  目前世界上全科医学做的最好的是三个国家,包括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其中美国的全科医生以家庭医师的方式存在,依托于商业医疗保险;而英国则将全科医生二级国家卫生服务体系的一级结构;澳大利亚则将成为医生放在三级医疗服务体系的初级,并且由三年规培,每三年一次考核,来保证全科医生的质量。

  我国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将全科医学引入内地,并且给出相关目标为,城乡每万名居民有两名以上合格的全科医生,农村每千名人口至少有一名乡村医生。

  要想让国内全科医学蓬勃发展,离不开三个关键要素。首先是全科医学教育的保障和再考核;其次是全科医生们的信仰和自我要求;再者就是全科医生的社会地位和待遇保障问题。

  首先是理论教育。目前我国统一规范的全科医生培养制度为5+3模式,即先接受五年的临床医学本科教育之后,再接受三年的全科医生规范化培养。但不像澳洲的每三年考核一次。我们的考核制度相对欠缺,并不能保证全科医生的全程服务质量,尤其是毕业了投入社会之后。

  再者谈到全科医学的人文精神。这就要求作为全科医生的我们,重视个人正确的观念,精神,情感和价值观的培养。这就要求我们有,基本的人文素质。包括宽厚广博的科学文化知识,传统和近现代的文化修养,哲学修养,审美修养以及时代精神和现代意识。也要求我们有良好的思想道德素质,如皋上的公民道德,良好的职业道德。当然还要求我们作为医务人员的社会适应能力。要树立终身学习的观念,学习社会科学文化知识,培养社会适应能力。

  作为全科医生,已经工作的前辈们提请我们,工资待遇较低且社会认同度不高,这势必会影响大众对该职业的选择度与认同度。并且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中国的全科医生没有转诊资格。在中国对于专科医生的就诊,大众可以直接通过挂号获取。这种模式下,全科医生都存在地位就显得可有可无。而这就需要卫计委与政府方面的不断努力与再协调。

  广义上讲,讲中国全科医生如何稀缺也是很片面的,长久以来,我国承担全科医生职责的其实是遍地开花的各种诊所,但因其质量参差不齐,所以,严格来说,我们所或缺的,不是全科医生,而是质量有所保证的全科医学人才。

  作为一名即将扎根基层的医学生,老实说,我有一多半的同伴都在计划着违约,毕竟前路渺茫,也真切的希望,政府、同仁和社会给我们相当的重视。

PP电子官网